1. 上一篇 下一篇
  2. 第3414期   20190307
  3. 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为了教9的再次腾飞

教9飞机试飞。

试飞前准备。

航空工业天飞 王一兵

2019年2月27日,天水机场。

14时50分,一架灰蓝相间、尾部涂有一只翱翔雄鹰的教9飞机腾空而起,直刺云天。

30分钟后,飞机返回。飞行员报告,飞机各项性能正常,试飞成功。

首架大修教9试飞成功,消息迅速传开。在场参与飞行的,以及在航空工业天飞厂区翘首期盼试飞的天飞员工欢呼雀跃、奔走相告,有些亲身参与修理的工程技术人员、一线员工、试飞保障人员甚至喜极而泣,因为每一个参与修理的干部职工都知道,这是一年多艰苦拼搏、攻坚克难取得的成果,他们更清楚新机修理对于天飞发展的重要意义。

2017年初,在航空工业试飞中心、贵飞的大力支持下,首架教9飞机在天飞启动修理。天飞与试飞中心签订了教9飞机大修合同,与贵飞签订了教9飞机首翻修理方案,标志着首架教9飞机修理工作正式实施。

万事开头难,这是一架研究用途的原型机,出厂后经过了多次加改装, 和生产厂定型图纸大相径庭,大量航电系统和液压、燃油、火控系统的修理技术资料支撑少。对此,修理线全体技术人员纷纷表态:只要飞机让我们修,不吃饭不睡觉也要把这个硬骨头拿下来。

兵马未动,技术先行。 加改装部分修理的不可预测性越大,就必须对未改装原机的修理各个细节摸透, 才能编写好指导试修的方案、文件、工艺,以及落实大量技术通报。为了不打无准备之仗,公司采取“请进来、送出去”的办法,强化人员培训,先后邀请18名技术专家来厂进行全方位培训,外送12名技术人员到生产厂家进行实际操作培训。同时,面对一沓沓厚厚的技术资料,大家白天忙其他技术工作,充分利用晚上时间, 聚精会神翻阅图纸,一份份消化,摸清来龙去脉。遇到不懂的地方,一遍遍向厂家请教咨询,在逐步消化理解的基础上,各个系统主管技术人员共编写技术文件180余份,各专业厂技术员编写工艺操作卡200余本。同时, 在修理过程中,根据用户对飞机升级的需求,落实加改装通报75项,编写维护、系统图册等7项用户资料手册。2017年9月,由航空工业防务工程部组织召开的首架教9修理技术方案评审会,教9飞机总设计师等专家参加评审,一致通过了公司修理技术方案,为试修成功打下了坚实基础。

2017年9月16日,飞机进行正式分解。为了保证飞机后续装配的准确性、减少反复拆装,飞机分解由技术员和装配人员一块来完成,他们多措并举,采取图纸实物比对,挂牌标记,拍照留影、做好笔记等方式,积累装配资料,确保装配时少走弯路。

电缆分解是第一道拦路虎。该机座舱部位各种加改装的黄色导线密密麻麻,没有图纸记录,特别是试飞中心研究测试完毕未拆除遗留的导线, 由于时间太久,院方技术人员也难辨认分类。面对令人眼花缭乱的导线, 在项目技术总师的带领下,主管技术员一根一根通电试验,近一个月时间愣是把两大筐近300斤重的加改装导线分门别类整理出来,为正式修理理清了思路。

飞机分解完成,部附件进入各专业厂修理,面对大量与已修机型相差大的部附件,全体参与修理的技术员、操作工团结一致、密切协作、不厌其烦、请教咨询、反复试修,确保每个修理部附件达到性能要求。同时,为了给后续批量修理积累经验,贮备技术,许多技术员大胆探索。该机模塑套、热缩管等许多电缆辅材,在公司之前修理的各型飞机都未使用过,常规修理成本高达120余万元,主管技术员马雪梅和生产厂家进行了上百次的技术沟通、无数次上网查阅技术文献资料,进行了近200次的试验。为了完成实验,找到准确数据,马雪梅在大热的夏天,整整两天时间用她那纤细的胳膊举着重量为2千克重、温度为200℃~400℃的热风枪,一遍又一遍调整温度,试验了无数次终于找到了模塑套管在电缆上使用的最佳温度,为公司节省修理成本近百万元的同时,为今后修理积累了宝贵经验。

飞机装配,是修理的最后关口。通过装配,将飞机恢复原样,看似简单,其实难度很大,既要保证装配正确,还要确保各系统性能正常,这是考验全体参与修理人员的关键时刻。

飞机进入总装时,恰逢2018年7月盛夏,厂房气温高达36、7摄氏度,每名参与修理的人员全然不顾高温炙热,项目总师现场办公, 各系统主管技术员现场跟产,第一时间解决问题。自飞机进入装配,总装厂技术组的灯在半夜前就一直没灭过。总装厂主管技术员张远定为了把改型的仪表板做得更贴合,在实物蒙皮上描绘仪表板改动后导管和线路的走向, 一会儿爬进座舱,一会儿欠身轮舱,工作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后背泛起了白花花的汗碱。头上、脸上的汗水顾不上擦,头发杂乱地粘在头上,一点儿“形象”都不顾。座舱加改装部分在实际装配中需要一遍遍调整试装,一米八高的大个子特设技术员刘强,在座舱里一蹲就是两个小时,实在热得受不住, 打开高压冷气吹一下接着再干。

总装配后期, 为了按节点交付试飞站,张远定、高强连续11天加班,其中连着干了四个通宵调试副翼、平尾。加班成了习惯,甚至高强师傅说双休日不到单位加班,都不知道该干啥。作为总装厂教9负责人、技术副厂长李方友自教9进入总装线,每天在修理现场奔波, 微信计步数每天在两万步以上。技术员戚军红整天加班,挺着大肚子的妻子每天晚上把饭送到飞机旁。年近六十即将退休的调度员赵高望,看着这一个个沾满油污、直不起腰的身影, 发自肺腑地说:“我这辈子就心疼过自己家人还没疼过别人,可装配教9的这些工友没日没夜地干,困了躺在长条椅上休息一会,饿了拿泡面充饥一下,我看着真是心疼了。”

经过近400多天的日夜奋战,2018年10月10日,首架教9装配完成,交付试飞站;10月15日,一次启封试车成功;12月4日,通过了由集团防务工程部组织的修理技术状态评审;2019年2月27日,一次试飞成功。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攻坚。天飞修理的首架教9飞机已交付用户,再次飞向蓝天,执行新的任务。天飞人在不忘“强军首责”初心,牢记“航空报国”使命,践行“集团抓总、主机牵头、体系保障”要求,为用户交付一份沉甸甸答卷的同时,也将尽快形成教9批量修理能力,为国防建设和部队训练做出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