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上一篇 下一篇
  2. 第3403期   20190131
  3. 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花馍”,我心中的年味

航空工业试飞中心 申炜

银白色的风铃,挂在我的窗前,轻轻地飘出如天籁般清脆的响声。它充盈了整个房间,让我的思绪也被带到了一个轻盈而美妙的地方。往事如碧水,静静地在那里流淌;往事如珍珠, 晶莹地在那里闪烁;往事如雪花,落在手心,融在心里……

从小生活在陕西关中的我,对家乡的各种面食情有独钟。随着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似乎已闻到了年的气息。现在的过年,已经没有了儿时的那种兴奋,也没有了儿时的那种期待, 唯独在我的记忆里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种至今非常喜爱的关中面食——花馍馍。说起花馍,大致要说一下它的来历,花馍在中国黄河流域和陕西关中农村广为流传。相传,它起源于远古农耕时期,距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它是民间一种饮食文化的传递和民间艺术的交流。花馍既是观赏性极强的食用品, 又是反映民间风情的艺术品。地处八百里秦川的陕西,村村户户的普遍百姓家,都能做一手漂亮美观的“花馍”。它的内涵丰富,造型千姿百态,粗犷生动,有虎头馍、鲤鱼馍、玉兔馍、大枣馍等以及十二生肖造型的花馍。有的花馍玲珑剔透、惟妙惟肖,拿在手上只有几厘米大;有的高达几十厘米,各类飞禽走兽、花鸟鱼虫、人物造型等,均在勤劳的农妇手中变成栩栩如生的艺术造型,寄托了对未来最美好的祝福。

在我的记忆中,腊月一到,有的人家便开始忙着准备蒸花馍了。我的母亲是东北人,父亲是山西人,五六十年代的时候, 他们都是第一批航空事业的开拓者,不远千里来到陕西阎良, 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也就入乡随俗了。每到过年前夕,母亲也同寻常人家一样,忙着准备蒸花馍的各种器具,以及物质贫乏年代过年才能吃到的面粉。而父亲则忙着准备蒸花馍用的柴火,一切准备妥当,就要等待发面的过程。那时候方面用的都是酵子。面发的过程相对时间比较长,所用的食材单一,好像只有红枣、赤豆、绿豆等这些相对能见到的食材,不像现在这么花样丰富,在那个年代,过年的时候能有这些食材已经很难得了。

记忆中,母亲把要发的面放在煤炉旁,为的是让面发得快一些,等把发好的面倒在案板上,按照比例,在面团里加上适量的碱面。在案板上反复揉搓,直到碱面与面团充分地融合均匀,面团光滑,这时候花馍的制作才能进入主题。母亲来到陕西以后,做花馍,最拿手的就是虎头馍和鲤鱼馍,虎头馍做得有吃饭的碗一样大,眼睛用红枣代替,再用枣泥做成虎头上的“王”字,一个精灵活现的虎头馍就完成了。鲤鱼馍就是把大小不一的面团捏成鲤鱼的形状,再用剪刀在前端一剪,后面再一剪,鱼的形状就出来了,再用两粒红豆在鱼眼部位左右一压, 整个鲤鱼馍就制作完毕了。母亲说,虎头馍寓意“虎虎生威”, 鲤鱼馍寓意“年年有鱼”。所有工序完成,剩下要做的就是上锅蒸了。把柴火加足,用大火烧开,待到锅里蒸汽弥漫,再改用小火大约半小时左右花馍基本上就蒸好了。蒸好后的花馍比原先都大了一倍,白白胖胖,松松软软,看着直咽口水,整个房间都飘散着花馍的香气,全家人围坐在火炉旁,各自手中拿着热腾腾的花馍,就着炖好的酸菜,其乐融融地等待新年的到来。

现在,人们生活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很少再有自己蒸馍的习惯。生猛海鲜、鸡鸭鱼肉早已是餐桌上的家常菜了,过年和平时吃的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尤其是到了年跟前,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各大酒店,餐馆的年夜饭预订家家爆棚。辛苦了一年的人们,不再围着厨房忍受油烟的熏呛,刷洗大量碗筷的烦恼。全家一同围坐在酒店豪华的包间里,享受着星级般的周到服务,推杯换盏,开怀畅饮,尽情畅聊着一年来工作和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感受着家人团聚的温暖,脸上洋溢着节日的喜悦,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听着窗外烟花爆竹的轰鸣,迎接新年的钟声。

岁月的小河轻轻流淌,洗尽了人生中许许多多美好的时光, 却怎么也冲刷不掉儿时对母亲蒸花馍的记忆。如今,母亲年事已高,吃母亲做的花馍已经成为一种奢望,感觉那才是舌尖上的年味儿。上网搜索了一番,得知陕西的花馍制作已经收录成我们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甚感欣慰。它让更多的人品尝到了陕西的美食,观赏到了舌尖上的艺术品,体会到了陕西关中地区勤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体会到了年的味道。

窗外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推开窗,看着缤纷的雪花, 外面的世界银装素裹。冷风吹起,风铃叮当作响,我联领首微思,遐想在眼前,甜蜜在远方。这是一个好兆头,瑞雪兆丰年, 年的味道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