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上一篇 下一篇
  2. 第3403期   20190131
  3. 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资管新规对证券公司资管业务的影响

中航证券 吴颖

2018年4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牵头制定并发布资管行业的纲领性文件《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2018年9月、10月,银保监会、证监会陆续发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理财新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和《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运作管理规定》(以下合称《资管细则》)等配套实施细则,我国资产管理行业新规则体系基本确立。下面从资管新规发布实施对证券公司资产管理业务影响角度为大家解读。

一、确定了法律关系,重塑了证券公司资产管理业务法律规则体系

《资管细则》制定的法律依据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和《指导指导意见》,进一步明确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统一为信托法律关系。同时,《资管细则》发布实施后,证券公司资产管理业务原适用的“一法两则”(《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和《证券公司集合资产管理业务实施细则》《证券公司定向资产管理业务实施细则》) 已废止,并将原“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统一调整为“单一资产管理计划”。

二、确定了证券公司单一和集合资管计划的成立标准

《资管细则》规定集合资管计划在取得验资报告后,由证券公司公告成立;单一资管计划是在受托资产入账后,由证券公司书面通知投资者资管计划成立。在原“一法两则”体系下, 证券公司需在原定向资管产品合同签署后5个工作日内向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申请备案;而新规则体系下,单一和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需在产品成立后方可向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申请备案。同时,为提高集合资管计划的资金运作效率,《资管细则》规定产品备案完成前可以进行以现金管理为目的的投资活动。

三、进一步明确了集合资管产品的募集期限和建仓期

关于募集期,原“一法两则”未做明确规定,可通过资管合同进行约定。《资管细则》明确规定集合资管计划的初始募集期自资管计划份额发售之日起不得超过60天;专门投资于未上市企业股权的集合资管计划的初始募集期自资管计划份额发售之日起不得超过12个月;封闭式单一资管计划的投资者可以分期缴付委托资金,但应当在资产管理合同中事先明确约定分期缴付资金的数额、期限,且首期缴付资金不得少于1000万元, 全部资金缴付期限自资管计划成立之日起不得超过3年。

关于建仓期,《资管细则》参照《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在集合资管计划中设置了不超过6个月的建仓期;同时,规定对专门投资于未上市企业股权的集合资管计划可不受前述6个月的限制。

四、明确集合资管计划应当采取组合投资方式,并增加了对集合资管计划投资集中度的限制

《资管细则》在《指导意见》的基础上,对集合资管业务增加了“双25%”的集中度管理要求;同时设置例外情形,即全部投资者均为符合证监会规定的专业投资者且单个投资者投资金额不低于1000万元的封闭式集合资管计划和完全按照有关指数的构成比例进行证券投资的集合资管计划不受“双25%”集中度限制。


五、对资管计划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实施限额管理,并对投资于非标准化资产的质量控制提出了更高要求

《资管细则》明确规定,证券公司管理的全部资管计划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资金不得超过其管理的全部资产管理计划净资产的35%;同时规定, 证券公司投资于上述非标资产的应当建立专门的质量控制制度、进行充分的尽职调查并设置专岗负责投后管理、信息披露等事宜,动态监测风险。

六、进一步强化了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要求

《资管细则》要求证券公司采取必要手段对合格投资者身份进行核查验证, 做到“向上穿透最终资金来源,向下穿透最终资金投向”,遵循风险匹配原则, 禁止向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受能力等级低于产品风险等级的投资者销售资产管理计划。

七、加强了流动性风险管理

证券公司集合资管计划全部资产投资于标准化资产的,可按照《资管细则》规定在合同中约定可每季度多次开放,但主动投资于流动性受限资产的市值在开放退出期内合计不得超过该资产管理计划资产净值的20%;对于每日开放的集合资管计划,其投资范围、投资比例、投资限制、参与和退出管理比照适用公募基金投资运作。《资管细则》规定,在开放退出期内集合资管计划资产组合中7个工作日可变现资产的价值不得低于计划资产净值的10%。

八、鼓励资管产品净值化管理,过渡期内对满足条件的金融资产可以采取摊余成本法计价

为打破刚性兑付,资管新规鼓励资产管理机构采用市值法估值。但为确保《指导意见》和各配套细则的平稳过渡,过渡期内对于封闭期在半年以上的定期开放式资产管理产品,投资以收取合同现金流量为目的并持有到期的债券,可使用摊余成本计量,但定期开放式产品持有资产组合的久期不得长于封闭期的1.5倍。

《指导意见》和各配套细则发布实施以来,证券公司和其他各类资管机构对存量业务进行规范整改、过渡期内逐步压缩不符合新规的产品规模、按要求开展新业务,在统一监管标准、打破刚性兑付、消除多层嵌套和监管套利等方面取得进展,为我国资产管理行业健康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制度环境。